影音先锋APP用户请【右上角】丨添加书签,方便下次访问!!

【欲海劫波】(01-03)【作者:maxporn】:


 字数:1777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文中的新四军一百四十八个托派的大案是真有其事,故事中女干部因奸至孕 也真有其事,旅长的夫人被日本浪人玩弄也不是虚构。许多人名,言语,细节, 也是当事人的真实经历,或者也是有所本的。公妻也是有的,有没有那么夸张, 就是小说了。
 
  历史的恩怨在文革中还发酵,已经是中将的海军副司令也因历史原因被迫害 致死,文革中海军是重灾区,国家的大批岛礁被外人强占。直到八七年总政下文, 才推倒一切不实之词,全体彻底平反。
 
---------------------
 
  1。
 
  那一日,我终生难忘。每一个女人也都会忘不了那样的一天。可别人坐花轿, 顶盖头,吹吹打打。
 
  我却是因胳膊疼痛而在早上从难受的姿势中醒来。绳子从胳膊肘一直勒到手 腕,吊在窗棱上。我原来跪在草垫子上,夜里歪倒睡着了。
 
  这里本是驴棚,用一苇席隔出一间,我是被优待,住在这单间。
 
  另外一边是大间,被锄奸科关押的女犯都在那一边。
 
  昨晚那边闹得我很晚也睡不了觉。虽说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第七不要调戏 妇女,可那些是女犯,所以不只是不调戏,而是随意奸污了。
 
  不知是痛苦还是欢喜的呜咽,呻吟,大声小气的闹个不停。也不知来了多少 个男的,我只知那边有十二个女的。
 
  这一切都是从曾尔娣开始的,上月一天晚上她找我来哭,说雷团长强奸了她。 
  我找雷团,雷团竟跟我说,「是不是嫉妒小姑娘有人玩,你老姑婆没人理, 你管什么闲事。」我老姑婆,我才二十岁,要不是大学退了学,现在还没毕业呢。 
  气得我立刻去找张旅。我敲旅长宿舍门,光着脊梁的张旅长开门,屋里没开 窗,有股睡觉味,我也没在意。
 
  张旅把我让进屋,腾出靠墙的太师椅,让我坐了。我把雷团的事报告了。 
  张旅说「这老雷」,跟我说这事他知道了,不过叫我不要到处说。
 
  「老雷也是三一年的老同志,冲动了一点。我会批评他,会叫他以后对女同 志温柔一点。」
 
  说着忽然问我,「你是崇明人吧。」我说是。
 
  张旅一掀被子,下边一个雪雪白赤条条的女人,「朱朱你的老乡来了,你还 躲什么躲。」
 
  一把拦腰抱在腿上,另一手托着小朱的乳房,食指在她乳头上划圈。
 
  这小朱叫朱念英,家在镇上,开着铺头,乡下也有土地,我们都在上海上学, 过年过节,坐同一班小轮回崇明,互相都认识,见状,我欲逃跑,可张旅移到门 口的太师椅上,把我堵在屋里。
 
  说别忙着走,过几天我和小朱结婚,你来吃喜糖。
 
  又说「小黄,你现在也是中层干部了。老大不小了,有没有男朋友,别不好 意思,我给你去说。」
 
  「谁看得上我,我要不是那次打阻击,虽然只回来三成的人,可就剩下我一 个干部,才把我提了突击队队长,这又当了教导员,以前别人都当面叫我眯睎眼」 
  「没朋友,不着急,慢慢找,不过当领导,男女之事也要懂一点。没见过肏 屄吧,今天就教教你。」
 
  张旅把仨手指插入小朱粉红色的小屄里,一边抽插,一边说「这是屄,肏屄 就插这儿,生孩子也从这里出。」
 
  小朱喘着粗气,嘴里「唉呦呕哎呦呃」的叫着,我面红耳赤,俩腿紧并,下 边有液体流出。
 
  张旅见到我的反应,就放肆的把裤子往下一扒,露出他的又黑又粗,把他胯 下巨物一下插入小朱的下身,托着小朱的纤腰,上下套弄起来。
 
  小朱摇着双乳,上下拍打着,没羞没臊的,娇声嗲气的叫着好哥哥,好大大 的呜咽着,我只能紧闭双眼,看这样,我也明白了,这状告不入。
 
  但我不愤的说雷团有老婆。「知道了,我说他。」
 
  「红军不是男女平等吗?」
 
  「还有婚姻自由呢,男女战士互相喜欢,就可一起睡,不高兴,明天就可以 离婚,我们红军都是兄弟姐妹,你和朱朱是同学,现在咱们就是一家人,大家同 床共枕也没关系。」。
 
  「那我们这次招来的女兵,也是来自由的?」
 
  「不瞞你说,咱们老战士,枪林弹雨过来,也二十多快三十了,招女兵,就 是给老同志解决问题的。」
 
  「那我们就是公妻了。日本有慰安妇,国民党有军中乐园,咱们有公妻。」 
  「小黄怎么能这么说,那是国民党的宣传。咱们讲自愿。你不愿谁也不能欺 负你。」「报告旅长,我可不可以回去了。」
 
  「这么晚了,别碰上汉奸。你稍等一下,我这就完,你和小朱睡一起,我去 政委那。」
 
  说着他猛颠几下,拔出叽吧,在小朱脸上胸前,肚皮上狂乱扫射,浓稠白浆 挂满小朱满头满脸,浑身上下。张旅在水缸里打盆水,给小朱细细擦洗,特别是 小朱的裆下,小朱叉开腿,享受着哼哼唧唧。我看着这一幕,浑身酸软无力,张 旅一走,我就倒在床上。小朱过来扒我衣服。
 
  发现我的亵裤都湿透了,「你光看看,这就丢了?嗷,丢就是流出粘汤。张 旅说我骚,你比我更骚。我把老张借给你,你也尝尝鲜。」
 
  小朱又和我一起擦了澡,俩人盖一条张旅的被子,一股臭哄哄的腥臊味,小 朱倒不在意。她把胯下夹住我的胯,用阴唇摩擦我的阴唇,我知这是磨镜。早在 大学宿舍,就有和同学玩过这个,也不过就是假凤虚鸾,没想这回还有这感觉, 我两人气喘嘘嘘,体内热流,我竟喷出液体。
 
  「你这么敏感,老张知道了,绝不放过你。」
 
  「我不做小老婆,你别想给你老公拉皮条。」
 
  「老张是个好男人,听说别的男的肏完,倒头就睡,老张还给我擦,舒服极 了,有男人真好。别看他到处留情,我只当他是宝。」
 
  回来我也不知该对小曾说什么,只觉的自己都被玩弄了,又觉得也没有道理 能维护女兵的权力,也只能安慰小曾,叫她躲着点。
 
  没想到,没过几天,我被叫到团部,立刻被捆了个五花大绑。
 
  我这才算知道五花大绑了,双肘并起背后吊在脖子上,脖子勒的喘不上气, 乳房也被勒的突出来,上下颤颤微微,浑身酥麻,觉得被剥光了上衣。
 
  拉到锄奸科,真被剥下上衣,皮鞭棍棒劈头盖脑,就严刑拷打。叫我承认是 托派,我不承认。他们说陶阿毛已经告发我了。
 
  这陶阿毛,是我复旦大学同学,他在一次反清乡斗争中与部队走散了,就回 到上海家中。之前我到上海扩军,有同学告诉我他的情况,我又把他找回来了。 
  雷团被我告了状,就把陶阿毛抓去,打他逃兵。陶阿毛把我在复旦读书会, 为了苏军与德军瓜分波兰的事呛了辅导员,辅导员说我是托派的事说了。 
  为这事我只好退学,经过工会的关系,加入浦东游击队。后来地方部队升级, 才当了新四军。
 
  我本来就是被冤枉的,我当然不认。没想到,这成了大案。
 
  我不认就吊着我,又去抓别人,我们这次扩军扩来的三百多人里抓出来一百 四十八人。
 
  连我们扩军组长,现在教导营营长也被抓了托派,很多人都屈打成招了。 
  这又返回来整我,逼我认自己是托派。昨天夹棍把我腿都夹肿了,又灌我凉 水。
 
  我咬牙不认。可我又想要不就认倒霉招了吧,可看那些隔壁女兵的惨样,又 怕得不行。
 
  早上伙房的细伢子,拿来一茶缸稀饭,他解不开绳子,就自己来喂我。 
  这伢子还算好人,从不恶声恶气。送饭送水,一天也就这一点放松的时候。 
  他喂完我,放下缸子,就揽住我的脖子,咬住我的嘴唇,舔弄我的舌头。这 小孩也不学好。我只能摇头躲避。他说「臭哄哄的,有什么好,人说女人的口水 是甜的,我怎么尝不出来。」
 
  又用手揪扯我的乳房,低头嘬我的咂儿。另一手插入我的裤裆,勾弄我的阴 户。
 
  我只好滚来滚去,他抽出手来,他拇指和食指间拉出细丝,闻闻,说骚的。 
  我知嚷嚷也没用,弄不好招来厉害的,就更不得好了。
 
  今天又把我拉进上房,腰腿脖子都捆在柱子上。埒开我的上衣,揪住我的乳 头,问我认不认。我说冤枉。
 
  他们拿出一串七九子弹用绳子编在一起像机枪弹链一样的刑具,后来知道这 叫拶子,自古专门夹女人手指的刑具。
 
  把我手指夹上,俩人一拉,那钻心彻骨的疼痛,真不是人受的。「招了,招 了。我是托派,我认了。」
 
  我以为松开就完事了。没想到,把我腿上绳子解开,顺便把我裤子也扒下来 了。「你们流氓,我认了,你们还要怎么样。」
 
  虽然被吊了二十多天,从没扒过裤。
 
  「托派当然要脱干净了。」
 
  我被脱得赤条条,俩人架着我双臂,一人从后两指抠着我的屄,大拇指掐进 我的肛门,隔着大肠,阴道,手指对掐着。
 
  等于一把把我的最羞处攥在手里,把我往院子里推。
 
  「你别把她的屄弄破,下边还有好玩的。」
 
  我隔壁的女兵,天天晚上鬼哭狼嚎的情况,告诉我被抓了托派的女兵就是公 妻了。我也躲不过了,我二十年的处女日子今天算到头了。
 
  有人在外面喊「雷团,招了,招了。」
 
  把我推到院子里,院子里有一个配骡子夹驴头的配种架,我被弯腰枷住脖子 和双手,两脚被拉开叉着腿,被分别拴在短木桩上。
 
  雷团来了,他拍着我的脸蛋「实话说要不是你是军里挂了号的,我早就把你 肏了。把门插上,都是锄奸科的吧。把她手下的婊子都叫出来。」
 
  那十二个女的也都衣衫不整的走出来,看着我赤身露体,撅着屁股,挺着肛 门和屄,当啷着双乳。
 
  雷团拿出俩狗脖子上带的铃铛挂在我乳头上。
 
  一边用手拨弄我的乳头,一边说「你们挨着个,去舔她的屄。」一边又把一 个铁环塞进我嘴里,把绳子系在我脑后。
 
  那些女兵跪在凳子上舔我的下边,火热的舌头,舔得我哆哩哆嗦。
 
  雷团的又黑又粗的阳具插入我的口中,他揪着我的头发,屁股一耸一耸,傻 大黑粗直插我的喉咙。
 
  我一阵一阵恶心,他阳具一鼓一鼓,一股又腥又臭又臊的脓液,糊着我的喉 咙,粘着我的舌头,灌进我的食管,呛到我的鼻子。
 
  我胃里一呕,早上的稀饭全呕出来,吐了雷团一裤子。
 
  他大怒,把裤子扒下,光着屁股就又撅起他的又黑又粗的巨物。
 
  手摸我的下身,揉捏我的阴蒂,「怎么半天她还没水。」
 
  他叫人拿来一粒机枪子弹,拔下弹头,倒出火药,灌进一些水,插一根木棍, 一敲,冲下底火,把底火的火药用麻油调了。
 
  把药抹在我的阴蒂上,先是蜇腌的感觉,又一股酥麻的感觉,向上烧烁到我 的乳房。
 
  「看她的咂儿,立起来了,骚劲上来了。」
 
  「看她的屁眼,动呐,屄芯子长出来了。」
 
  我屄芯子有一股酥麻,一股淫水不由自主的,就由阴道内流出,滴答滴答, 滴在地上。我想忍住,使劲不让液体流出。
 
  「哈,她的屄在上下孥动呢,等不及挨肏了吧。」
 
  他把他的巨物直插我的阴道。火热的龟头挤进我的阴唇,下面接触一层柔软, 一阵酥麻的电流,上钻乳头,下麻双腿。
 
  突然一股钻心的疼痛,使我一哆嗦。
 
  「啊呀噎」一股热流顺着我的一条腿流下,我的屁股被冲撞的一下一下,奇 怪的热流,在我身体里乱窜。
 
  我非常沮丧,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反应,我嘴里忍不住发出「嗯嗯啊啊,呃 呃?。」的呻吟。
 
  这声音鼓励了雷团,他冲撞得更激烈了,我都能感觉他的叽吧包皮在我的阴 道内壁上揉搓。
 
  一阵阵酥麻,我感觉身体像在台风中被摇撼小树一样飘荡。
 
  「别闲着,你们肏她的嘴。」
 
  雷团指挥锄奸科的男的。他们早就惦记着我了。
 
  这时有人拍门。「是夫人。」「让她进来。」
 
  我心中一喜「呜唔,夫人救我,我受不了了。」
 
  「她就是告你叼状的小娘皮吗?你不是看我们老雷肏别人不肏你眼馋吗?今 天好好挨肏吧。」
 
  说着她竟脱了裤子一条腿,光着的一条腿跨在我腰上,撅起屁股,「政委肏 我,你和老雷玩一个哥俩好。」
 
  政委和雷团勾肩搭背一起冲撞,雷婆一边挨肏,她一边还拧捏我的乳房。 
  我突然忍不住大叫声「阿呀妈呀。」喷出粘液。
 
  雷团也被我一烫,又射精了。
 
  「小妖精这么骚,老娘还没得劲呢。」
 
  「不用忙,你们轮流都肏她。」
 
  政委说「我来肏这小妖精,你的老婆自己肏. 」
 
  「我不行了,连着来两炮了。婆子你也省省,差不多成了。要不你爱找谁就 谁,我不管。」
 
  说完拉着曾尔娣就回宿舍去了。
 
  雷婆和锄奸科的人胡乱交合一下也走了。
 
  只剩下锄奸科的五个人,他们几个轮流插我的屄,插我的嘴,又插我的肛门。 
  那几个女兵又被叫来舔我的屄,嘬我的咂儿,给男的推屁股。一直把我玩到 天黑。
 
  放开我,我只能摊在地上。被女兵扶进驴棚,我一看我两腿都满是血了糊邋 的黏液,腰也直不起来了。
 
  从此,每天都有男兵来这玩我们。
 
  听说来了新货,一营的营长带着三个连长一起来锄奸科尝鲜。
 
  一看赤身裸体的我,我被女兵清洗过,只被糟蹋一天,还是白白嫩嫩的, 「这不是教导营的黄教导吗?」
 
  陪他们的科员「我们折腾了半个多月,她才招了是托派。这不雷团昨天才开 的苞。起来,一营长要玩你,你还不赶紧伺候。」
 
  我虽知道女兵都被玩弄,邻到自己头上全懵了。科员看我不动,「还摆小姐 架子,臭屄。」就拉我的手,我推拒着躺在地上不起。科员和一营长俩人把我手 在背后铐住,我用脚踢他们。他们又用早准备好的连杆脚镣铐住我的两脚,我的 腿就并不拢了。
 
  一营长放肆的抚弄我的阴户。「干巴巴,不会流水。」他拿出一个小铁盒, 从里面抹出一点油膏,一股清凉的气味。这是日本老虎油,抹在我的阴户上,在 我的阴唇上揉弄。呀,先是凉丝丝的,又被辣的火烧火燎,他的手指就捅进我昨 天才被破开的阴道,开始湿润了。
 
  科员说「雷团用枪药,你用老虎油,真是各村有各村的高招。」
 
  一营长的手指把我抠弄得浑身难受,嘴里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吟声。「哈,来 劲了,骚的很嘛!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女。」
 
  几个人把我抬到院子里,在一个水缸里把我冲洗,再放在中间的桌子上,吻 嘴的吻嘴,嘬咂儿的嘬咂儿,一营长,用手指抠着我的肛门,大叽吧插进我的屄。 昏天黑地的冲撞,昨日的经历又被重复。五个人把我玩得昏迷过去,又用凉水把 我浇醒,再接着玩。
 
  一日复一日,每天被不知多少人轮奸。
 
  我当月就没来月经。有个大夫号了我的脉,说我有了。虽然我有了,还是每 天被人肏,反正我也被肏惯了。心一惊,这么快,我就惯了。想到变妓女,也容 易,以前还不理解,怎么有女人会作妓女。
 
  一天来了二十五个说是敢死队的,还没肏过女人,来开荤的。看我有肚子, 就只有一个细伢子找我,他连毛都没有,叽吧也立不起来。雷婆叫我给这伢子嘬 叽吧,一嘬还有点咸,不知是尿,还是精。嘬硬了,让他插了我几下,看他要送 死的份上,就在上面把他套弄了一番。直到他尿出了精液。雷婆说不能便宜了我。 叫俩大个肏我肉夹馍,一个插我的屄,一个插屁眼,我觉得要把我肠子,子宫捅 破了。
 
  我哀求说「饶了我吧,肚子里还有小人。」
 
  「肏,使劲肏,肏下来也是野种。
 
  我也不知日月,只见肚子渐大。还说不是公妻,我们十二个与公妻有什么不 同,我们谁也不是自愿的,还不是谁想肏就随时随地谁就随便肏,也不是谁都能 来,来来去去,都是老面孔,就不知什么资格能来肏我们。曾尔娣,被雷团拉去 了,就是他的小老婆。雷婆管不了他,就在这整治我们几个。
 
  一天听说,营长和几个连长都被枪毙了。
 
  跟我最好的二连长是三七年的老战士,她丈夫是个烈士,她刚结婚,就死丈 夫。女兵都是她连的,听说她连里也抓出来不少托派,这里的十二个是漂亮的, 别处还有,要不然也不会枪毙她。
 
  她死的可惨了,原来她押在别处,这天她被带来,她是被装在麻袋里,被人 用扁担抬来的,她被从麻袋里倒出来,浑身一丝不挂。满身刑伤,屁股后背胳膊 大腿上都是火烙的焦痕。大白天在院子里被锄奸科的人轮奸。雷团掐着她的脖子 肏她,她张着嘴,口涎顺她下巴颏滴下,她忽然蹬腿哀嚎,躬腰,颤抖,雷团猛 一拔叽吧,她淫水猛烈喷射,雷团的精液喷满她全身。「死了吗?」「有气,没 死。」「装死。」雷团用刀把她的一条腿从膝盖下切下来,他十分熟练的只切开 肉,血管并不割断,用衣服夹子夹住才隔断。
 
  「啊呀。」
 
  「又活了。」
 
  她的四肢都被切掉了,血管都被夹住,不会失血过多。
 
  还有人肏她。她的乳房被切下了,被扔进酒坛子。
 
  把她的屄也被用刀掏出,连着阴道,子宫,膀胱。
 
  她的子宫被人切成薄片,放进滚水里烫熟,沾着佐料,几个人下酒。吃高兴 了,剁碎,用勺塞进我的嘴,用酒灌下我的肚子。我恶心的呕,我的鼻子被捏住, 呕不出。
 
  她的膀胱被吹得像个球,几个人打球,让她自己看自己的尿泡,飘来飘去。 
  她还在小声的呻吟,又把她的胸膛镗开摘下她的心,她才死了,她的心也被 切片,烫熟,下酒,我也被塞了一口。
 
  她的头也被割下来,放进酒糟坛子里。
 
  她的其他内脏都喂了狗。
 
  她的血放出来,几个人喝生人血,还灌我们女兵。说是枪毙,其实是凌迟。 
  雷团主张把我也毙了。我倒想这种日子还不如早死早干净,我也知道我目睹 了他们对二连长的肆虐,是一定要杀人灭口的。可听说别人都说杀孕妇太缺德, 我渐渐肚子显现出来,人人都看出来了,他们迟迟不下手,不知等什么。 
  他们忽然又对我的同党感兴趣了。天天逼问我。我自己冤枉,不能连累别人。 死活不吐口。他们就整我的肚子。先又踢又打。后来又把我捆在四脚凳上,在我 的阴部刷了母狗尿,让公狗来肏我。这公狗射精之后,狗叽吧拔不出来,有一个 肿块卡在我的屄里,一拔,生疼。我就被他们由着那大狗在满是淫水的泥泞中把 我拖来拖去。
 
  第二天又拉来一头五六百斤的公猪肏我,这公猪肏了我四个钟,差点压死我。 我被他们这么折腾,肚里的孩子那也没动静。
 
  又把我枷在配种架上,又刷尿,不知什么尿,牵来一头公驴,叽吧拖到地上, 妈呀,这长叽吧杵进去,还不把我肏死。
 
  呕啊呕啊,公驴大叫着,冰凉的鼻子在我大阴唇上来回嗅来嗅去,黏糊的舌 头快速的舔弄我的小阴唇,驴的前腿爬上我的后背,驴嘴咬住我的后脖梗子,驴 肚子压着我的屁股,驴叽吧直插进我的肚子,挤得我肚子疼得要死,驴蛋拍打着 我的大腿。
 
  抽插了两个多钟头,驴精终于出了,咕嘟咕嘟顺着我俩腿流。
 
  我肚子一烫,浓稠粘液混合着血色,直射驴蛋,驴尾。
 
  「肏尿了」
 
  「这不是尿,是丢了」
 
  「驴叽吧肏也能丢,真骚啊」
 
  「前几天,狗肏,猪肏也丢的欢着呢」
 
  驴尾巴把带血的粘液血凝块甩得满院子都是。
 
  「哎呀这么多血,这回成了,这回肯定掉了。没这崽子,我看谁还说不能毙 了。」
 
  原来就是为了要枪毙我。我故意哭喊肚子疼,也没人管我。过两天,又没动 静了。
 
  雷团说不信治不了我,作了一个站笼,倒不太高,枷着我的头和手,我只能 半蹲在里面,底板上有一立柱,园头插在我的屄里,熬着我,一天一夜,捅得我 肚子疼,我的血顺柱子流下。「不放她,胎什么时候掉了再说,要是死了,正合 适,这个孽我造了。」
 
  他在站笼旁拿来一个酒糟坛子,从里面掏出两块糟肉,他把灶火坑里的草灰 抹在肉上,揉搓。用刀刮肉上的肥油。
 
  渐渐看出这是女人的乳房,上面的粉红色的咂儿,乳晕上的细细颗粒,都能 看清了。他把俩半圆缝合,用棉花撑满,成了两面有咂儿的小软枕头。
 
  他作好后,用咂儿在我乳房上摩擦。「你猜,这是那里来的。」
 
  「猜不着吧。这是二连长的好宝贝。她的宝贝摸过的人没几个,死了不是浪 废了,我割下来,用酒糟糟起来,作这小枕头,好玩吧。」
 
  他又把二连长的头从坛子里捞出来。把牙,骨头,头骨都从嘴里用铁钳夹碎, 掏出,用勺子把二连长的脑子一勺一勺挖出来。挖空成一个皮囊。装满草灰,揉 搓,在在太阳下晒。到了晚上二连长的头缩成橘子大小,脸缩得象鬼一样,俩眼 泡鼓着,他把二连长的眼珠挖出来,把眼皮缝一齐,把嘴唇也缝上。把她的头发 剪短,象一个毛栗子,用她的眉毛,睫毛,在我的乳房上,乳头上,调弄我。吓 得我冷汗,顺着后背流下来。俩脚发软,身子下坠,木柱杵着我的肚子,都不知 疼,血流下来,觉得烫到我的脚,才敢紧用力,撑住身体。
 
  他用人头风干作这样的玩意儿。后来听人说是一种养鬼的邪术,把恶死的怨 鬼的头保存起来,就会住进恶鬼,有咒语,可指使恶鬼害人。
 
  他有一个皮酒袋,拿给我看,那酒袋的口,我一看就是女人的屄,阴蒂,像 男孩的小叽叽一样立着,大小阴唇都埒开涨鼓勃立着,塞子刻成叽吧头的样子, 他自己对嘴喝酒,舔那女屄,还让我也舔。
 
  他说「这也是二连长的屄,酒袋就是阴道,这屄只被插过两三次,很柔韧, 作酒袋非常合适。不知你的屄作得成作不成,人说生过孩子,屄就埒开了,皮囊 也酥了,作不了了。你说你的屄都被肏得这么松了,你还有什么用。」一边用二 连长的屄在我嘴上揉弄。
 
  我想着自己身上的器官,怎么变成玩具,不觉毛骨悚然。阴道一阵一阵疼痛 的抽搐,浓痰一样的浓浆,流出来,糊在木柱周围,大个的绿豆蝇,在我的阴部 爬满了,痒得我头上都冒汗了。
 
  雷团有事去师部。政委来说「把她放了,在缸里洗洗,找身衣服,把她送军 部,老雷魔怔了,别造孽了。」
 
  我找回我的眼镜,就跟俩锄奸组员离开这折磨了我几个月的院子,终于活着 离开了。
 
  忽然听院子里科长说,「带把锹,找块地方埋了她。咱们这么整,只有陶阿 毛的口供,到军部还不翻了」
 
  我腿一软,还是没逃过。
 
  「科长,你写一个命令,不然别人问我们,我们没法说。」
 
  「算了,按政委说的办吧,爱翻不翻,反正雷团背锅。」
 
  路上庄稼地里,那俩也不放过最后的机会,还说要不是他俩,我今晚就听蝲 蝲蛄叫了。为感谢救命之恩,我也只好给他们两人都嘬疼快了。
 
  2。
 
  死里逃生。到了军部,把我交到锄奸处。
 
  处里的头,看样子是头,问我「你是托派?」「冤枉,我是被冤枉的。」 
  他看着我,身穿小号女军装,衣服扣子,早在被强奸时被揪光了,虽然腰里, 裤子,系着麻绳。可乳房从衣襟缝里露出,乳头上留着血痂,到处青肿的淤痕, 裤裆里大片精湿,带着脓血,眼眶,嘴唇青肿。
 
  看了案卷,「苏军德军,嗷,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了。我请示一下。冤枉就 冤枉,怎么弄成这样子。」
 
  我能说什么,我只能哭啊,哭了个昏天黑地。
 
  过一天,杨处长说「陈军长说了,乱弹琴。去给她领一套大号的男军装,叫 我老婆改改,给她洗个澡,把头发剪剪。」
 
  杨太帮我彻底洗了澡,我的屄里肛门里洗出不少大尾巴蛆。把我的头理的像 男孩的头。
 
  我的团回不去了,团已被改编了。
 
  「好好的红军团,生生叫你们这帮女兵给搅了」
 
  倒成了我们女兵的错了。那些当官的谁没找了个娇滴滴的上海姑娘当老婆, 不少是停妻再娶,不但不谢媒人,还把媒人肏大肚了。
 
  我就留在机要局了,跟我说,「能在机要局工作,都是久经考验的同志。」 
  「我没经得住考验,承认了自己是托派。」
 
  「你没连累别人就是好样的,自己受了苦也不动摇,就是能接受考验。」 
  「能不能把我的枪找回来,那是我哥哥给我的,枪号是xxxxxxxx。」 女兵一般不发枪,有枪才像个兵,哥给我的枪,陪我战斗,救过我的命。 
  「可以查一查,你哥是做什么的。」
 
  「他是cc,他胆子特小,只能作国民党。」
 
  「行行,你有这背景,这是你入党填的表,填你是官僚地主,你家什么官, 多少地啊?」
 
  「我爸当过的最大的官,是上海市党部秘书长,现在也是中委,家里的地, 我也不知有多少,只知崇明,海门,太仓都有很多,都是好地。」
 
  「没看出来,你还是个千金小姐。你,我要了。」
 
  我想他家里有老婆,难道为我打离婚。
 
  我自作多情了,其实只是要把我留在保密局里。但我扭捏的态度把处长勾引 了。当晚就把我睡了。
 
  下班时说还有问题叫我到宿舍去,进门就搂住我,吻我的嘴,我从没有好好 被吻过嘴,动作生疏。他的舌头在我嘴里追逐我的舌头,吸吮我的唾液,我呼吸 困难,憋得满脸通红。
 
  「肚里的孩子都这么大了,还不会玩。」说着把我脱得赤条条,嘬吸我的乳 头,我抗拒的躲闪推拒,他松开我,「不愿就算了,喝了这杯水吧。」甜的,糖 姜水。
 
  喝了之后,我身子有点发热,「这水怎么样,你放心,对你身体无害,也就 是催情的春药。」
 
  听了他的话,我大惊,就有淫水顺着我的腿流下来,杨处手指抹了,在我我 眼前拉粘,还送入口中咂抹嘴。
 
  「腥酸咸淡可口,像嘬牡蛎。」
 
  火热的胸怀拥抱着我,他滚烫的鼻息吹拂着我的脖子,这和被强奸不一样。 他把我推倒在床上,又舔弄我的屄,我一阵一阵的哆嗦,什么还没开始,我就喷 了。
 
  杨处高兴的说「你真是宝,你们政委舍不得杀你,我也舍不得。这样压着你 肚子难受吧,是你勾的我,我忍不了,你自己想办法。」
 
  我昨天才见到他,他也没答应我任何事,我怎么就这样臣伏在他的胯下。我 是自愿的吗?他也没问我,他就这样对我。可我怎么就这样跃跃欲试。是春药的 作用吗?
 
  「啊啊,哈,嗬,哎,咱们玩观音坐莲吧。」杨处真是好人,还怕压着我, 我就费力跟他玩坐莲。我蹲在杨处身上,抬屁股,压屁股,杨处抓住我的双乳, 用力揉捏,配合我的节奏,俩人交合的淋漓尽致。
 
  「你真有力气,别的女的玩坐莲,要男人用脚托屁股。」
 
  我大声的哀嚎,几个月的委屈都发泄出来了。
 
  「我看你真是本性淫荡,喝点姜糖水,哪有什么春药,你就玩得这么骚。」 
  我受骗了,但又自觉也许真的是本性淫荡,杨处,见得多了,他这么说我, 可能是真的。自怨自哀中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第二天,杨处晒褥子,警卫小战士 笑杨处尿床了,这杨处竟实话实说,「小黄的水特多,没听她昨晚叫得多欢。」 
  把小战士闹了个红脸。我原想与处长轧姘头,也得些照顾。杨处这态度,什 么意思。
 
  后来明白了,这表示我不是杨处的禁脔。大家都可以随便。
 
  当天就有明白人跟我问寒问暖,目的就是把我哄上床。局里的男人都来约我, 每天好几个。把我搞得很累。可我不知该怎么拒绝。
 
  杨太是好人,跟我说,「你不要好说话,人人欺负你。」
 
  「都知道我是被轮奸怀的野种,谁也赖不上。都拿我解瘾。」
 
  「那你也不能这样,不要好处。」
 
  「那不是卖吗?」「卖有关系吗,要礼物。」
 
  我想找回我的枪,杨处也就是说说,也没下文。
 
  这回赖科长上心,找回来了,说我的枪在雷婆手里,她不知给我要,一诈就 要回来了。
 
  又说这枪有人命了。
 
  我说我拿这枪杀过鬼子,早就有人命了。
 
  赖科说,「没看出来啊你,嗷你是战斗部队出来的。雷婆用这枪把陶阿毛和 曾尔娣俩都杀了,你的案子死无对证了,嗨没办法。老雷去抗大分校学习去了, 去抗大的不是要升官,就是要倒霉。我看他是后一种。你不用怕他,局里的男同 志都是你的后盾。」
 
  姓雷的竟然还来看我,跟我说「陈老总说我乱弹琴,我就乱弹你这把破琴了。」 
  在会客室里就把我又强奸了。处里人听着我惊天动地的哀嚎,竟没人管。姓 雷的吓唬我把枕头,和酒袋,人头都送给我,吓得我也不敢随便处理。
 
  后来我想,我就是特工教材上说的受虐狂,所以把二连长的屄,咂儿和头都 不知怎么处理。苏俄教材说受虐狂适合作特工,不怕受刑。
 
  处里的那些男的哪里是我的后盾,我倒是他们的床褥子。
 
  有好多外勤的老流氓,把妓院学来的各种花样,教我与他们玩。
 
  我也变得恬不知耻,各种妓女的招数都学会了。都知道我的喉咙比女人的屄 都舒服。
 
  无论多壮的壮男,到我这几分钟放倒。我本来满脸雀斑的眯睎眼黄脸婆,被 男人的精液滋养得红红白白,皮肤一好就是天仙。妊辰纹也都没有了。都说一白 遮百丑。
 
  我自小爱吃,这些男的知道了,常常在饭馆约我,最后余兴都是床戏。 
  在这我还是公妻,就是每天没那么多人了,但可以咂么咂么性爱的滋味了。 感觉自己被众星捧月,美滋滋的。
 
  端午节,上午和地方赛龙舟,午饭打牙祭,有肉吃。
 
  有几个人说不吃那一点肉。有一只獐子,一起到林子里烧烤,五男二女,把 一只獐子啃个精光,还有酒。
 
  好久没痛快吃肉,吃完就发酒疯自己脱个精光,那女伴也被男人按住。 
  后来听说,那女伴只和她自己的男朋友好了一次,我被玩了十几二十次。 
  也不知真的假的,第一那些男的能饶了她,第二,那些男的有那么大的精神, 能一人肏我四回。
 
  不过,我小产了。也许是真的玩过了。别人生孩子惊天动地,我肚子一疼一 个多钟就就下来了。
 
  说什么的都有,有说我的屄被驴叽吧肏大了,又有人说,孕妇行淫就是会顺 产。
 
  这小囡都八个多月了,他是我的恩人,把我的命保住,就功成身退了,不然 要我养他,我也没能力。
 
  本来,我和我大学同学陶新华说好了,生下来,她找人收养。这倒省事了。 
  月子还得坐。杨太对我很好,教我恢复身体,把腰身勒回,还把一个光滑的 红漆小葫芦塞进我的阴道。
 
  说「生过,阴道松弛,男人不喜欢,这葫芦是不传之密。能使阴道变回像女 孩一样。
 
  「你又没生过,怎么都知道。」
 
  「老杨和我,都学的情报工作,女特务的事都有苏俄教材。」
 
  还有药贴,贴在乳晕上,贴在阴户上,这药贴其实是老虎油加了阿司匹林粉 作的,还有贴脸贴身上的。
 
  只一个多星期,我滥交变得黑黢黢的乳头,阴唇,脱了一层皮,又变回小姑 娘粉嫩的模样。
 
  又送我一个角先生,教我用法。
 
  「有这个,不靠他们那些老流氓,咱们收放自如。」
 
  奇怪的是,自从有了角先生。男的都不来找我了,我还真得靠这解瘾。过了 半个月,我跟杨太说这事。
 
  「我放出了话,以后谁找你,就得娶了你,原来你肚里有野种谁也赖不上, 现在跟谁是谁的。」
 
  我就这么不受欢迎?我自己看我的细腰,丰乳,翘臀,我粉红的乳头,乳晕, 光板无毛雪白的大阴唇,粉红的小阴唇。比很多小姑娘都水灵的多。
 
  我除了眼睛小一点,一点缺点也没有。我们上海姑娘就有一种就是小眼睛的, 长三堂子还专找小眼睛,说眯睎眼专勾男人。
 
  这是小时候听我老爸说的,这是老爸为安慰我,跟我说的。
 
  房东陶太说我爸没正经,跟小姑娘说这个。
 
  我这眼又算优点了。他们不识货。
 
  我把白衬衫用米汤浆过,军装自己缝了掐腰,乳房下的衣襟也掐了褶,新四 军的臂章洗的兰兰白白。
 
  可那些男的都敢看不敢摸。我总不能把他们拉上床。
 
  也许,雷婆散我被猪狗驴肏,说我猪零狗碎,驴叽吧肏剩下的。
 
  可大肚婆他们怎么都肏了,现在又爱干净了。
 
  现在除了杨处还和我偷偷摸摸,玩一玩。我竟清闲了,都不惯过这种生活了。 还是怀念公妻的日子。
 
  我在这开始就是抄写员,外来情报都抄写留档案。人名,地点,日期,时间, 都按一对照密码表换过,档案丢了别人也看不出来源,核对三遍无误,就把原件 销毁。我们对卧底的情报员像眼珠一样保护。
 
  我把档案都编了号,按日期,情报员,敌方机关,分别编了索引。查起来非 常方便。都说,到底是大学生。
 
  我又跟据情报,编写了敌特机关架构的框图,职能权力,这样能一查就知道, 指挥情报员到哪里去找情报。不是像现在,只能等情报员碰运气。效率大为提高。 
  看我太清闲,就叫我去听课。什么跟踪,盯稍,反跟踪,搜查,反搜查,窃 听,反窃听,盘问,反盘问。林林总总,各种外勤的技术。
 
  还有,实践论,矛盾论,联共(布)党史,持久战,游击战。各种理论。我 都学得很好。
 
  还有就是射击,爆破,报务,格斗,摄影,等行动科目,我学得很不好,打 枪,我都看不清人,生怕打错了,这不像在战场,看着黄呢子,就开枪。教官说 我天生不是行动的料。
 
  有关女情报员的专门培训,就没教官,只有教材,自己看书。很多已经被那 些老外勤教会了,有些不会的就去找老姘头,练习。
 
  跟他们说好是为工作,不会赖上他们。
 
  他们说「你们女的工作多好作,床上一躺,俩腿一张,就齐活。我们常要拼 命。」
 
  我说「你以为我们不拼命,自己赤条条,毫无防卫,裸身饲敌就不拼命了? 人家大手把脖子一掐,小命就玩完。专有一种掐脖肏,要掐得女的喘不上气来, 肏的来劲的快,高潮反应强烈,男的才高兴。这也悬得很,玩这种搏命一喷,好 多女的被掐死了。」
 
  「你玩过?」
 
  「玩过也算玩过,但老害怕,每次都没太久,喷的也就是那么回事,可事后 回想,确实带劲,叽吧在身体里来回搓磨,感觉特清楚,浑身那个哆嗦啊。跟我 玩的钱组长说他看见过鬼子强奸中国小姑娘,那个喷啊。小姑娘就被奸死了。你 说这算是横死,还是算好死?人都有一死,要是这么真痛快一回,死了也不亏, 也算作个风流鬼。」
 
  「你可真够淫贱的。以后哪个男的敢娶你作老婆。」
 
  「我早被你们肏烂了,谁会要我。以后死不了,也就是给你们大家作公妻。」 
  我冷冷清清的状况,又变回原来的热闹景象。这回我还添了灌肠器,肛门也 洗得香喷喷的,那些男的更没下限了,屁眼也用舌头钻一钻。我还学会了避孕, 用一个棉球沾上老陈醋,用绳拴住,塞进阴道,与男的交合就更肆无忌惮了。 
  我学了床技,宿舍都快成妓院了。我玩完了,棉套子暖壶里早就准备了热水, 里面放一点高锰酸钾,我有橡皮球把阴道灌洗干净。
 
  外勤说「你这还挺专业,和日本的慰安所一样。」
 
  「你进去过。」
 
  「我日文说的好装日本兵,高丽慰安妇,马来回回慰安妇,屄眼子撅着,倒 把脸包着,吕宋天主教慰安妇,跟天主堂里洋姑子打扮,到时还不是都扒精光, 这些我都玩过。」
 
  「中国的你玩过没有。」
 
  「那都是鬼子兵玩的。我不爱玩小脚,摸着太膈应,我去的都是军官玩的地 方。还真别说,你的水平够了。去军官玩的慰安所也可以了。以后你出外勤,去 慰安所当慰安妇绝对不会漏馅。」
 
  「去你的,不说好的,咒我。」
 
  杨处一日找我说,「你也不注意影响。现在那些青年都浮躁了无心工作了。 真是女大不中留。你退伍回家吧。」
 
  我一惊,「我可怜那些兄弟孤衿冷被的,互相温暖一下而已,没关系吧。」 
  「对外说,新四军经费困难,女兵全退伍回家。你另有任务,先安顿下来。 到时有人找你。安顿好以后,给松晚小报发一个首饰出让的广告。
 
  3。
 
  回家不敢见我爸就躲到崇明乡下的老宅,黄家大院。
 
  这大宅离崇明镇不远。周围有护宅的护庄河,正门前河上有吊桥。
 
  庄里有祠堂,小学校,有竹山,鱼塘,桃林,梅园,油坊,酒坊,铁匠坊, 风磨坊,碾米厂,发电厂,比镇子都强。
 
  有尚房院,大房院,二房院,三房院。还有总账房,长工房,打房,驴圈, 猪圈,牛棚,马棚。据说还有监房,水牢。那我就没进去过了。
 
  我家最多的就是仓房,沿河围一圈,高大的像城墙一样里面装着好几年的收 成,要等粮价高时才会卖,挨着上海,多少粮也卖得出去。这大宅住上成千人也 住得下。
 
  我六岁时崇明闹饥荒,农民把岛上的大户都吃了,我问同学,「为什么不吃 我家?」同学说「你家有枪。」
 
  现在学校停课了,机匠也走了。除了账房管家和长工,只有三房院有三叔一 个小妾。这小妾是红军家属,我三叔作过南昌邮电局长,因为延误军机,蒋委员 长要办他,只好弃官不做,回来带回一个买来的红军家属做小妾,刚来时才十三 四岁,比我大不了多少,我妈可怜她,教她绣花。我妈是苏绣高师,上海顾绣绣 庄要出纸样向我妈下单。他们的跑街会来取作好的活。
 
  这院中加上我也只有这两个主人,鬼子来了以后,别的家人都住到上海去了。 庄子里住的其他都是佣人长工。
 
  我回来入住二房院,因为我爸读书好,结婚时这院修得比大房和三房都豪华, 快赶上尚房院了。特别是主房还连着西式厕所,浴室。我就不客气了。
 
  大管家把我回来的事报告我爸,我爸回信说让我继承我妈那份钱粮,叫我好 好在家呆着不许再乱跑了。
 
  第四天,我的姆妈来上班了。这姆妈,是我哥的奶妈,我就没吃过她的奶, 我哥和我由她带到四岁上小学。后来我们去上海上学,她就没跟去。
 
  因我哥是我们老黄家他那一辈的第一个男孙,奶了我哥就是有功的,她老公, 在打房作护院的拳师,死了,她儿子顶上,她儿子叫六牛,他们家养世仆的名子 也排号,所以叫六牛。
 
  我可没我哥福气,他的份例,是爷爷尚房院出,他吃冰糖糯米粥,我没有, 我就抢。从小我就欺负他。
 
  大伯的妾在我小学毕业时才生了个弟弟。我哥就是我们老黄家的承重孙。 
  可我觉得爷爷更喜欢我。每次去爷爷那儿,永远有好吃的。我爬到爷爷身上 要糖吃,爷爷桌上的八宝盒里,永远有各种南糖,茶食。我就大吃特吃。 
  哥哥小大人,不给不吃,规规矩矩。
 
  爷爷过世听说有分给我哥的遗产,也有我的嫁妆,很多,寄在老爸名下。各 房早就分了家,爷爷就没给别人留。
 
  他的老妾我们叫姨奶奶,住在尚房院,前几年也过世了。尚房院的东西分三 份,大房人口多,现在大伯占了尚房大房两个院。
 
  其实大伯是好人,我妈要给我裹小脚,是大伯救了我,我哥上小学,我也要 上,我妈说女孩念什么书。大伯说黄家书香门第,女孩也要念书,那时大伯家三 个姐姐,当然这么说,就好了我。
 
  可我哥上学,有六牛爸背着,下雨我也得自己举着,家养的篾匠给我特制的 小油纸伞跟在后面。
 
  我回来,姆妈就来给我做饭。我又作起小姐来了。
 
  「四小姐,打日本,辛苦了。还这么水灵,要好好歇歇了。」我当新四军家 里是公开的秘密。既然有人伺候,我就真歇歇。我也不忙着安顿,一天就懒懒的 吃了睡,睡了吃。
 
  这一天,晚饭是大管家的二儿子黄纪宗给我端饭。「今天怎么是你,姆妈呢。」 
  「她感冒了,我替一下。」
 
  摆上饭,他也不下去。我把汤一喝,不对这里被下药了。我受过训,我就走 去我的床边,我的枪在枕头下,先近点。
 
  我硬撑了一回儿,慢慢迷糊了。突然觉得身上一凉。一惊醒。有人在吸我的 咂儿。又有手指在勾抠我的阴道,淫液汩汩的流淌。
 
  我猛的睁开眼,果然,这赤佬。我拔枪就扣扳机,砰一声,这赤佬连滚带爬, 逃出房间。在外面又摔一跤。我也懒得追。
 
  就只觉得身上火烧火燎。我知这是春药发作了,没办法,把角先生找出来, 自己解决。
 
  「四小姐是你开枪吗?」
 
  「黄纪宗那赤佬暗算我。给我下春药。我赫赫他。」
 
  「没事就好,这烂仔,到处偷鸡摸狗,这回真撞到枪口上了。」
 
  她把汽灯捻亮,看见院子里有血,还有一颗牙。这汽灯原是烧电油的,现在 烧我家酒坊烧出来的火酒。在这宗明岛上,鬼子也得用我家的火酒。还给上海老 爷的汽车烧。
 
  「打着他了吗?」
 
  「绝对没打着。他自己摔一跤。」
 
  「小姐你没吃亏吧?」
 
  「他把我扒光了,又啃又抠。你说我吃亏没吃亏?要不看他老子,一枪毙了 他。」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姆妈这才看见我在插角先生。
 
  ,姆妈,人家下边火烧火燎。这不是自己解瘾吗?「
 
  「呀,这是男人的阳物。可怜的,你怎么破的身?」
 
  「兵慌马乱的,能保命就不错了。」
 
  「我给你擦擦身,也许能把药劲解了。」
 
  「没用的,只能抽插一下,丢了就好了。」
 
  「什么叫丢,老听人说丢不丢的。」
 
  「姆妈,你和你老公就没丢过?」
 
  「那死鬼,肏完就睡,我也没什么感觉,也不知怎么有了六牛。」
 
  「嗷,也听说有人从来不丢的,你看,来了,来了。」我下边喷出淫液飞出 一丈远。
 
  「这样,真没见过。」
 
  我气喘嘘嘘,虽然丢了一下,还是心有不足。「你没老公了,会不会来劲了, 你会怎么办。」
 
  「有时也想,那有什么办法。」
 
  「咱们磨豆腐吧!」
 
  「什么叫磨豆腐。」
 
  「来,我教你。」
 
  把姆妈的衣服都脱了,我俩在床上缠绵悱恻,把乳房对磨,把阴户对磨。我 一会儿就又喷一次,淫液灌进姆妈久旷的屄中,把她羞的手脚无措,我心中的热 气下来了。
 
  姆妈的动静不大,姆妈四十多岁的寡妇,平常只在家绣花,缝纫,最忙也就 是养蚕,皮肤也是细嫩雪白。我把角先生乘她屄中有我刚才的淫水,正滑润,就 用力抽插,她惊天动地的大呼小叫的终于也流出了淫液。
 
  「这就是丢吗?」
 
  「姆妈你没试过吗?你白作女人了,女人就这么一点舒服,其他都是受苦。」 
  「我真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真是畅快。」
 
  第二天,我把黄纪宗的鞋扔到总帐房,「大管家你的宝贝儿子他想非礼我。 你说怎么办吧,不看你的老面子,我一枪崩了他,现在交你了。」
 
  「我打他,五十大板,行吧,不行再多打。」
 
  「五十就五十,他也没摸着。不过要六牛来打。」
 
  我不想让人知道我吃了亏,只好轻拿轻放了。
 
  六牛打了黄纪宗五十大板,打得他皮开肉绽。
 
  事后流传我不是姑娘,屄眼子插仨手指头。
 
  姆妈为我辩护说,纪宗根本没摸着,我皮肤嫩得像婴儿,伺候我洗澡,乳头 屄片都粉嫩得比刚来潮信的女孩都水灵。两方都说的都是实话。不过我粉嫩都是 秘方养的,不然绝对赛过黑木耳。
 
  一日六牛来通传,朱念祖来访,这张旅的大舅哥,也曾短暂的当过新四军, 自称受不了苦,不干了。
 
  现在凭着是日本帝大的留学生,给宪兵小队长当翻译官,在乡里到处敲诈勒 索,鱼肉乡里。
 
  我想广告还没发,不会是上级派来的吧。看他先说什么再说吧。
 
  大管家哆哩哆嗦陪着进来,我说你们下去吧,朱哥也不是外人。
 
  大管家悄悄问我要准备多少礼物。我说敲诈老黄家,他还不够份量。「备饭, 朱哥晚饭这吃吧。」
 
  饭前他言谈间暗示可以告发我。我说有你张旅的大舅哥,提不上我这小不拉 子。
 
  「你怎么是小不拉子,张旅一枝花。」「我要是一枝花,张旅的男人都瞎了 眼。」他又说「别提念英,小娘养的。嫁个汉,手下千把人,养不起老婆,这被 休回家,丢死朱家的人了。」
 
  饭送上来四碟四碗,鸡鸭鱼肉,肉是火腿,鸡鸭鱼都是新鲜的。我们老黄家 在这战乱的时候,什么饭菜也都叱姹立办。
 
  这姓朱的千方百计劝我喝酒,酒是色媒人,我受过专业培训的,还能不知道。 
  看我不上道,就又拿他妹说事,「这败坏家风的淫贱材儿,一回家就让我办 了。这让人肏剩的货。」没想到他乱伦的事也到处说。
 
  「那贱婢,乳头阴户让人肏得黢黑。也不知是不是姓张的一人肏的。」 
  「你也就是窝里横,张旅可杀人不眨眼。」
 
  「他敢杀日本人吗?」
 
  「去年八月一战杀了八百鬼子,可不是虚的,你的主子二三十个鬼子还不够 塞牙缝的。」
 
  「过两天我就把念英,送给小队长的哥哥。张旅再厉害,也不会飞,今天我 就要把你办了。」
 
  说着掏枪,我也只好举手投降。他拿手铐把我背后一铐,推我进里屋,把我 摁倒在床,扒去衣服,看我娇嫩的身子。
 
  「所言不虚。不像念英,够娇嫩的。」原来他是听了传言专来玩我,又用三 指抽插我屄,咕叽咕叽,「真好玩,你才破瓜,没跟几个人玩过吧?有没有大官。」
 他又在一个笸箩里发现脚带子,我家没人缠小脚,可我小时候,我妈拿脚带吓唬 我,这脚带一直放在这,怎么就被他发现了。
 
  他把我俩脚用脚带子吊着我双脚,成双龙探爪。他嘬舔我的屄,啃咬我的乳 房,又抓住我的双乳,下边用力抽插冲撞,把我插得丢了四次,我叫春之声音透 重门。
 
  他射了三次。「我还要!」「你这是初破之身?怎么比幺二老妓还厉害。」 
  「不说你酒色淘虚了身子倒来说我。」
 
  「给你嘬吧。」
 
  「也不是每个老妓肯给人口淫的。」
 
  「那是她们不知妙处。」我把他嘬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我自己也高潮汹 涌。
 
  「口淫女也能丢。」
 
  「你今天落在姑娘手里,好好把钱粮交清吧。」
 
  我把他玩得只好倒在我床上睡了。半夜姆妈来把我脚带子解开,我用簪子挑 开了手铐,我把他的枪里的撞针拆下。
 
  「小姐受苦了。」「小意思。」
 
  第二天,姓朱的跟我提亲,「那得跟我爸说去,我爸未见得看得起你们朱家 的几百亩地,再说我也没嫁妆,我的嫁妆就是我妈的嫁妆,二十多年了,这堆箱 子,家具。到时刷一刷红油漆,还有十亩菜园子。」
 
  「你家万亩良田呢?」
 
  「我爸三个房里第一能花不能挣,念书花钱海了去了。一辆汽车东海岸到西 海岸,再返回东海岸,就报废了。当官往外拿钱,没见拿钱回家。再说收不上租 的地你要吗?海门那也有上万亩,二管家叫新四军毙了,你敢去要。」
 
  「你不是新四军吗?」
 
  「所以我说我是小不拉子,你还不信。」
 
  「我信你是张旅一枝花。」又抱着我轻薄,我也激烈回应,到是畅快淋漓。 
  我叫姆妈澡盆放水,没电,只能人工,姆妈带着小丫头,看我朝下光着身子, 荡浪着俩咂儿,被兜裆抄起,抱进澡盆,俩人又洗了鸳鸯浴。朱念祖说还得应卯。 只好走了。
 
  过后和姆妈磨豆腐时,姆妈说「也没见念祖提亲,这恶棍,这连先奸后娶都 不算,小姐,你要防他始乱终弃。」
 
  「我稀罕他那酒色淘空的白相人。」
 
  「那你不是很吃亏。」
 
  「吃亏占便宜,都是自己想的。不过姆妈你说的不错,下会再来,没带礼物, 就说我去上海了。」
 
  听说要礼物他倒高兴了,拿来不少,珠钻头面,锦缎衣料,不知从哪里诈来 的。
 
  他想求我把撞针还他,「一百大洋。」
 
  「一支枪才一百大洋。」
 
  「那你买一支新枪不就行了。」
 
  「可是没货啊。好妹妹,还是还我吧,上个月我碰上便衣了,要不是小鬼子, 我差点就被杀了,才知道没撞针了。」
 
  「那怎么找我要。」
 
  「你不是说一百大洋吗?必在你这。」
 
  「我是说一百大洋给你配一个。你的枪我又没给你看着,我知道你的撞针哪 去了。」
 
  我知道他很久才发现,就浑赖了。
 
  我当过区小队长,就想我要能发展几个手下?这有一百多长工,还有护院的 枪,从这里怎么也能卡出一点来。等任务来了,我手下有人有枪。上级会对我另 眼相看。就活动了一下,可能漏风了。
 
  这日快吃午饭时六牛气喘嘘嘘,跑回来说,「四小姐,你快跑吧。朱念祖跟 我说宪兵队要来抓你了。他们还在等船,我连游水带跑过来的。那他们也快到了。」
 
  我把枪和淫具找个兜一兜,就跑出大宅,来到江边码头,看到一只木船,跳 上一看,是舅舅家船行的。
 
  「上海,鬼子要抓我。」船家二话没说,就扬帆离岸,直奔上海。到了吴淞 口,我看去市区的一小时一班的公共汽车还没发车。就叫停船,改乘汽车,这样 快点,而且要是有追兵,人多就没处找我了。
 
  后来才知道,鬼子宪兵没抓我,那姓朱的是借鬼子兵出动诈我,想让我求他, 把我彻底变成他的胯下粉头。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17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淫印天使】(第二部)(86)【作者:房东】 下一篇:【淫舰舰长法因娜:熟女舰长洗脑调教】(04)【作者:重口味女王】
Copyright © 看电影来5566_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