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先锋APP用户请【右上角】丨添加书签,方便下次访问!!

【江湖淫香录(欢喜真经、武林乱艳传)】(番外)【作者:huai1011】:


字数:5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同人】《江湖淫香录(欢喜真经、武林乱艳传)》番外

  (很老的文了,以前看得欲火焚身。原文已经完结,小弟不才给它写了个番外。放硬碟那么久,怕以后找不到了,现在发上来分享一下。)

           第八章、番外-师兄勾弟妹

  却说风致少年英才,17岁就达到了蓝斗气,在18时更是更进一步,而且他更是娶了师父的大女儿,得受师父风天烈传授高深武技,武功情场双得意。
  而他的大师兄高占,6岁开始跟随风天烈学武,至今30岁仍然是蓝斗气,前些年娶了一房妻子,没想到却因为自己性能力太强反而将她克死。

  武功情场双双失意,他反而不思己过,将所有错误怪责到师父和风致身上。而今,他有一个计画,他妄图通过自己的性能力,将风氏一家所有女人占为己有,通过她们窃取师父的秘笈,从而彻底掌控天雷帮!

  师父的妻子他暂时不敢惹,而师弟风雷的妻子、风骚美艳的丁嫚就是他的第一个目标!

            ********************

  这天,院中一个小凉亭中,大师兄高占正和风雷喝酒畅谈,说说江湖趣事,不时发出大笑或长歎,一副相谈甚欢、不亦乐乎的模样。

  「师兄,你这酒色香味俱全,真是一壶好酒啊!」风雷一边喝酒,一边讚不绝口。

  高占笑道:「这酒是我上个月剿灭一家门派所得,你是识酒之人,我才与你共饮。」

  风雷的妻子丁嫚在一旁给他们斟酒助兴,时不时插上一些小话题,也是言笑晏晏。

  高占说道:「雷弟,弟妹,师兄敬你们一杯。」说完举杯饮尽。

  风雷应声「好」,也是一杯见底,妻子丁嫚盈盈端起酒杯,慢慢喝完杯中酒。
  只见丁嫚娇靥微微泛红,肌肤光滑细緻,红润的小嘴边一颗黑痣更显风流,玉臂轻举酒杯,丰满的酥胸随着喝酒的动作上下起伏,仿佛要撑破紧绷的胸兜和纱衣一般。高占看着丁嫚喝酒的娇美模样,只觉腹中一阵燥热,不禁双眼发光盯着看了好久。

  风雷瞧高占看着自己妻子的色狼模样,不悦道:「师兄,继续喝酒啊!」
  「哦哦!雷弟,不好意思,弟妹如此迷人,师兄都看呆了。来来继续喝,今天不醉不归啊。」高占装作不好意思地低头,拿过酒盅倒酒。

  这时丁嫚盈盈一笑道:「怎能劳烦师兄倒酒?弟妹来吧。」说罢伸出纤纤玉手压在高占的大手上,那美妙的触感让高占心中一荡,忍不住握了握丁嫚的小手,才收回自己的大手。

  丁嫚美眸瞟一眼高占,给他和自己斟满酒,然后对他说道:「师兄对我俩夫妻颇多照顾,弟妹这厢多谢了。」说罢把杯中酒一饮而尽,一副巾帼英眉的豪气样子。

  「好,弟妹好酒量!」高占再喝一杯。

  喝了一刻钟,风雷双眼迷糊,一副不胜酒力的模样,上身歪七扭八的。
  而一旁的高占除了脸上有点红之外,双眼仍十分清明,他看着丁嫚,微醺的俏脸媚眼如丝,一身紫红色的轻纱包裹着她的惹火身材,显得风情万种。高占忍不住伸出手去,搭上丁嫚丰满圆润的翘臀,慢慢地抚摸着。

  「呃……师兄……不要……」丁嫚眼波流转地瞟了高占一眼,微张小嘴,伸出艳红的舌尖在娇艳欲滴的红唇上轻轻一扫,那么自然,丝毫不做作的妩媚,却让高占瞬间感觉唇干口燥。

  风雷已经醉迷糊了,只顾着喝酒,喝酒。

  丁嫚翘臀扭动,一只小手按住他的鹹猪手,仿佛希望他按揉得更用力般,高占见状伸出另一只手顺势摸上她的双峰,隔着薄纱轻轻抚摸着。

  「师兄……你好坏呀……人家的夫君在这里呢……」丁嫚已经坐在高占的大腿上,两只修长的大腿不停的摩擦着,像是在暗示着深处的饥渴。

  对面的风雷已醉倒在石桌上,嘴里嘟囔着:「酒……我还没醉……再来一杯……」却不知自己的俏娇妻正和师兄打情骂俏呢。

  高占嘴唇在丁嫚的耳垂上亲吻着,弄的丁嫚浑身酥软,高占盖住她那性感诱人的朱唇,两人唇齿相接、舌津互渡地热吻着。

  久吻唇分,高占舔舔嘴上的香津,说道:「小嫚,我们回去吧。」

  「嗯……」丁嫚妩媚地应了一声,两人扶着风雷回房去了。

            *******************

  风雷夫妻的大房中,醉酒的风雷正躺在大床上酣睡,不时发出「呼噜呼噜」的鼻鼾。

  忽听客厅传来一声长吟:「啊……不要啊……师兄……」

  只见中间的茶桌旁,大师兄高占正跪在地上,两只大手整个托住弟妹丁嫚的丰臀,将一张大脸紧紧埋进她的胯间舔弄着,发出「唧唧」的水声。

  丁嫚坐在茶桌边,两手向后撑着赤裸的上半身,两条白皙丰润的大腿正搭在师兄的肩膀,娇靥一片通红,小嘴发出迷死人的浪吟:

  「哎呀……不要啊……不能舔那儿啊……啊……受不了……受不了呀……爽死啦……」

  丁嫚玲珑的小脚在高占的后背上踢踏着,最后夹紧高占的脖颈,一只手轮流抚摸着胸前高耸的白嫩乳房。

  「啊呀……师兄……哦……好会玩人家……啊!酸死了……这样要死了……呀!……啊!……丢啦……」

  最后一声娇喊,丁嫚两只手搂着高占后脑,上身后仰,两条颀长的美腿僵直地伸平了,将下体死命地向师兄的脸上挤过去,下体一颤一颤的,已是到了高潮喷出了阴精。

  高占站起来抱着丁嫚,边喘着大气,边吧嗒着大嘴,把唇边的淫糜液体舔乾净,讚歎道:「小嫚……你的小屄真的好美……淫水真的好骚又好喝……」
  「讨厌……这样说人家……」丁嫚韵味十足地扭动着身子,嘴里不断吐露出甜蜜满足的轻吟:「师兄……你舔得人家好舒服哟……」

  高占亲一下丁嫚绯红的粉脸,说道:「好弟妹,该你给我舔了。」

  丁嫚妩媚地白他一眼,主动将高占的衣服脱下,就像服侍自己的夫君一样细心。

  然后她将樱唇凑向高占胸前,以湿滑的舌尖又舐又吮留下处处唇印,她热情的吸吮弄得高占阵阵舒畅,不由将她一双饱满丰挺的胸乳握在手中仔细地揉捏着。
  丁嫚臻首顺着高占的小腹一直向下舔吻,来到高占的胯下处,扶起那根异常粗大的巨屌,说道:「师兄的宝贝真是不俗,让弟妹先尝尝味道。」

  丁嫚双腿屈跪地板上,玉手握住昂然火热的大屌,张开小嘴用舌尖轻舔龟头,不停用两片樱唇狂热地吸吮套弄着,纤纤玉手轻轻揉弄大屌下的卵蛋,还不时抬头用媚眼看着高占。

  高占眼看自己的大屌被师弟的娇妻吸吮得紫红透亮,那种淫靡的风情使高占浑身酥麻,不由发出兴奋呻吟:「哟……弟妹……你好会含鸡巴啊……哦……好舒服……」

  丁嫚得到鼓励更加大吸吮的力度,高占感觉已膨胀到极限,他亢奋的一手握在自己的大屌上套弄着,猛地身子一僵,大股大股的白稠的精液从龟头的小口处喷射出来,射入弟妹那半张的樱桃小嘴里。丁嫚嘤的娇哼了一声,小口含住了高占的大龟头,用力地吮吸了起来,把他喷射出来的精液一点不剩的吞咽了下去。
  「唔唔……」伴着弟妹饥渴的吞咽声,高占从她的樱唇里满意地抽出了自己硕大的肉棒,一缕晶莹透明的粘液淫荡的挂在粗长的肉棒与樱唇之间。

  丁嫚销魂的瞟了高占一眼,握住泄精后下垂的大屌又舔又吮,一会儿就将大屌吮得急速勃起。丁嫚迫不及待地躺在茶桌上,两手抱着自己大腿,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夫君的师兄,等待他的奸淫。

  「骚货!」高占大手在丁嫚那雪白如玉的粉臀上扭了一把。

  「师兄……你坏……」

  丁嫚吃吃娇笑着,高占将她的修长美腿挂在手臂上,挺起如铁棒般粗硬的阳具顶在她的淫润花瓣上,接着粗腰一挺,「滋」的一声,大屌已经插入弟妹的嫩屄——

  「哦~~好大……」

  丁嫚的樱唇中发出一阵兴奋的娇吟,她挺起腰来配合高占的肉棒进一步的深入,浪声渴求道:「师兄……用力……啊……操烂弟妹的骚屄……啊……」
  听了弟妹风骚露骨的话,高占欲火焚身,全力挥动他的大棒,在弟妹身上用力地撞击着,只插得丁嫚淫叫连声,媚态百出。

  「啊……啊……好……好痛快,小穴被操开花了……好哥哥……唔……唔……大鸡巴哥哥……啊……啊……小屄爽死了……用力啊……啊……啊……唔……唔……好……好痛快……」

  高占一边抽送一边问道:「弟妹,你夫君厉害还是我厉害?」

  「哦……你厉害……哦……你比他长……比他硬……总之比他厉害一千倍……一万倍……哦……哦……」丁嫚不知廉耻地淫叫着。

  「骚货!叫我夫君!」

  「夫君……好夫君……大鸡巴夫君……啊啊……你真行……啊……用力……用力肏啊……好棒的鸡巴……我的奶……奶子要被大鸡巴汉子……啊……捏爆了……爽……爽死了……哦……」丁嫚肆无忌惮地叫着床,一点也不顾忌被里头的正牌夫君听到似的。

  高占更加用力挺着大屌操弄着丁嫚的骚屄,一边用嘴吸着丁嫚的硕乳,并用舌头去拨弄那坚挺的乳头,上下的快感相互冲激着,使得丁嫚陷入了疯狂的状态。
  「啊……啊……大鸡巴哥哥……哥哥好会玩……啊……啊……弟妹快要被你干死了……啊……嗯……」

  丁嫚亢奋的娇声尖叫着,如花娇美的粉脸上红霞弥漫,如丝凤眼微微眯起,那条香舌饥渴地舔着艳唇,加上唇边一颗美人痣,十足一个欲求不满的淫娃荡妇。
  卧房的大床上男主人睡得正酣,而他的俏娇妻却在客厅中,赤身裸体、风情万种地和男主人的师兄纵情交媾,还一直淫荡地叫着奸夫大力地肏她!!

  「咕唧、咕唧、咕唧、咕唧……」

  「啪、啪、啪、啪……」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客厅里、卧房里一直回荡着女人蚀骨销魂的呻吟声、男人的喘息声、肉体的撞击声和茶桌不堪重负的扭动声。

  「嗯……嗯……啊……爽……弟妹的骚屄……爽歪歪……了……哎呀……好美喔……大鸡巴哥哥……好会操屄喔……嗯……」

  「好哥哥……啊……哼哼……弟妹快丢了……呀!……」

  丁嫚被高占操得四肢百骸舒服透顶,一双白皙的粉腿乱踢乱蹬,接着身子一阵颤抖,美得双眼翻白。高占也感到弟妹的小屄像张小嘴似的,含着他的大鸡巴舐着、吮着,一股阴精随着淫水流了出来,烫得他的龟头一阵阵酥麻。

  「嗯……嗯……」丁嫚瘫软在茶桌上,头发湿漉漉地搭在肩上,娇嫩的玉体泛起一片淫靡的粉红。高占在高潮后的弟妹身上温柔地爱抚着,等她回过神来就说道:「好弟妹,来换个姿势,你转过身去。」

  丁嫚按照他的要求叉开两腿站着,两手撑在茶桌上,撅起雪白的翘臀等待侵犯。这种姿势使她的阴户完全暴露在高占面前,只见花穴入口的两片阴唇充血红肿,周围花丛耻毛已完全湿透,一张一合的花瓣内仍在往外面涌流出阴精爱液。
  高占扶了扶粗大的肉屌,把住丁嫚轻轻摇晃的肥美雪臀,一下就就插了进去,挤出一片浪水。

  「啊……这样……插得好深……啊啊……好舒服……啊……好师兄……啊……」

  丁嫚双手撑在茶桌上,甩动着胸前激烈摇晃的丰乳,像一匹被驯服的母马般耸起翘臀迎合着高占狂野的抽插狠戮。

  高占在后面拍打着她肥沃圆翘的屁股,并且还一边拍打一边抓捏着,这种性虐的疼痛所带来的刺激感让丁嫚更加迷失了。

  丁嫚不停地前后扭动丰臀贪婪的取乐,娇美的脸颊充满淫媚的表情,小嘴淫声浪语呻吟着:「唉哟……好深……顶到花芯了……哦……哦……好……好痛快……啊……你、你要肏、肏死弟妹了!哎哟……我受、受不了了……喔!喔……」
  丁嫚仿佛受不了身后的撞击般,上身突然趴在茶桌上,饱满的乳肉压成圆饼般往四周溢出,无力的浪叫着:「噢……喔……好……好舒服……好舒服啊……喔……好师兄……爽死我了……啊……亲夫君……啊……你……弄……弄的我很……很舒服啊……啊……」

  「呼呼……今天哥哥替你夫君教训你……干死你这个骚货……」高占在后面捏住丁嫚肥美的雪臀,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力度越来越大,翘臀被溅起一阵阵肉浪。

  「喔……啊……大鸡巴哥哥……我……我不行了……不成了啊……啊……噢啊……」

  丁嫚在师兄的抽插中发出欲仙欲死的娇啼喘息,师兄则挺着硕大的阳具在她淫滑的小屄中狂抽猛送,大量爱液阴精从二人性器的结合处飞溅出来,地面湿了一大片。

  高占越插越猛,突然喝道:「骚货!哥哥也要到了,快腰你的腰!」丁嫚闻言更加肉紧地夹缠着小穴内的大屌,更用娇嫩的子宫口贪婪地含住粗圆的龟头吮吸着,好让丈夫以外男人的滚烫精液尽情喷射在她的人妻子宫里面!

  「骚货!射了……」

  高占挺直腰身,大屌「啪」地一下尽根插入丁嫚的蜜穴深处,一股股灼热的阳精便从暴涨的龟头射入她的幽深子宫!

  丁嫚已骚浪到极点,两片阴唇也一张一合咬着高占的大屌,一股阴精随着淫水流了出来,烫得他的龟头一阵阵酥麻。

  丁嫚浑身瘫软,喃喃呻吟道:「哦……又……又……泄给师兄了……嗯……师兄……你……干的弟妹美……美上天了……唔……」

  一对奸夫淫妇双双到达快乐的高峰,精疲力竭的倒在茶桌上,不住的喘息着。
  「弟妹,你真是太棒了,等下去我房间我们接着干。」

  「好师兄,你好坏啊,人家夫君还在睡觉,你干了人家不止还要带人家去你那里玩……」

  不一会儿,高占抱着美艳的弟妹丁嫚走出风雷夫妻的房间,一边和弟妹热吻着,一边走向高占的房间。

  到了一间豪华的房间门前,他一脚踢开门,迫不及待地抱着美艳的弟妹滚上房中的大床……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大恶堕时代】(原版)【作者:无限恶堕】 下一篇:【出包正传】(26)【作者:棒球小子go】
Copyright © 看电影来5566_手机版   【返回顶部】